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7-6422757
邮箱:service@aphongjin.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德班回合:全球主义与功利主义的博弈

编辑:武汉铠装电伴热材料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德班回合:全球主义与功利主义的博弈
德班回合:全球主义与功利主义的博弈

持续20多年的全球气候谈判实质上反映了功利主义和全球主义两种逻辑,谈判要想取得进展,主要发达国家必须放弃功利主义和零和思想。

11月28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7次缔约方会议和《京都议定书》第7次缔约方会议在南非德班举行。就这次会议前的舆论来看,从BBC到《纽约时报》,西方媒体很少提及《京都议定书》第7次缔约方会议。只有中国的报道始终坚持议定书和气候公约两个会议的形式。虽然只有一词之差,却反映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和美国对《京都议定书》上截然不同的态度。

《京都议定书》是世界上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具有时间表、有量化减排目标和法律约束性的减排协议。它要求欧盟、美国等38个发达国家在2008年至2012年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降至1990年再减5.2%的水平,其第一承诺期将于2012年年底到期,其第二承诺期是气候变化谈判的核心问题之一。

随着新兴发展中大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其能源消费和温室气体排放在全球的份额日趋上升。本质来说,《京都议定书》是发展中国家免于“绝对量化”减排的保护墙。面对发展中大国整体崛起,发达国家从根本上不愿意再继续《京都议定书》,而是希望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一起承担减排责任。

发达国家内部对《京都议定书》的态度分为温和反对和强硬反对两派。美国及其领导的伞形国家联盟(俄罗斯、日本和澳大利亚等)是《京都议定书》的强硬反对派。美国极力主张废止《京都议定书》机制和“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力图让中国等新兴发展中大国一起承担量化减排任务。

美国不是议定书缔约方,其他大国如日、俄、加、澳都不打算承诺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美国气候变化谈判代表托德·斯特恩强调,即便议定书第二承诺期达成,也不能用其他发展国家的承诺来要求或者比对美国。欧盟则属于温和的反对派,尽管表面上支持《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但是其前提条件就是全球各国开始谈判2020年之后各国减排路线图,而且必须在2015年完成路线图的制定。

德班会议上对中国最不利的是欧美联手修改《京都议定书》规则,或者干脆放弃京都模式,转为公约下的长期合作模式,也就是单轨制。单轨制是中国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多数发展中国家坚决反对的。

持续20多年的全球气候谈判实质上反映了功利主义和全球主义两种逻辑,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德班气候变化谈判已经折射出能源、资源和环境等为核心的权力和利益竞争。传统的冷战思维仍然占据气候变化谈判的主战场:发达国家把发展中国家能源资源问题视为对本国权力和安全的冲击。

同时,气候变化问题政治化趋势日益明显。发达国家片面强调气候变化而忽视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特殊需要,认为新兴发展中大国是造成气候变化问题的主要根源之一,同时回避自己的历史责任。

如果从从全球主义的角度来看,首先,气候变化具有渐变性、长期性和难以逆转性的特点,必须采取跨界性、公共性、全球性(系统性)的方式和方法进行应对。事实上发达国家必须对一体化这一现实有清醒的认识:全球只有一个复杂的能源体系,新兴发展中国家的群体崛起对维护全球一体化大系统的稳定来说日趋重要。

因此,从长远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角度来看,主要发达国家必须放弃功利主义和零和思想,采取合作的态度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共同推动全球气候变化谈判。

暂时延长第一承诺期,让发达国家继续完成没有完成的任务,至2013-2014年,调整减排目标,这种策略成为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最优选择。
上一条:煤炭出口潜力巨大 继续主导国际市场 下一条:内蒙古在资源繁荣期谋求转型 发展非资源型产业